#313 [魚導日常] 老爸寫的絲路之旅8

騎駱駝到鳴沙山月牙泉.夕陽餘暉一幅美麗圖畫

在火車上過了個夜晚,早餐後不久,我們經過「哈密」,這熟悉的名字映入眼裡,不是做夢,是真的「哈密」。無奈行程未加安排,只能利用火車進站停留的短暫時間,趕快下來猛拍照。就算只拍到火車站及站外推車載著不少哈密瓜和買賣者,大家也滿足了。「到此一遊」這句話形容此景,實在是太恰當了。

下午三點多,終於到了甘肅柳園站,剛下了車門,敦煌派來的地陪就親切得在打招呼了。柳園站也是典型的西北城市。換乘遊覽車經市區,就直奔敦煌了。沿途景色和火車上見到的大同小異。路上見到非常多油罐車,大概此地產石油吧!途中碰見修路,車子暫停,一些工人注視著我們不說一句話。我們打了招呼,說是台胞,他們突然熱情的跟我們談話,團友拿了長壽煙,每人一支,好高興。原來他們還以為我們是日本人呢!

見到了綠洲,敦煌到了,藝術之都,名不虛傳,藝品店大都是仿古董,處處見得到「飛天」(古時女子飄在天空的一種脫離塵俗的畫)來到敦煌賓館,更是古色古香,連床鋪、被單都是金金亮亮的古銅色。

稍作休息,地陪告訴我們馬上出發,騎駱駝上鳴沙山,看月牙泉,真是一針興奮劑,大夥兒忘了幾乎二十小時的長程旅途。談到騎駱駝,每個都眉開眼笑。雖只有幾公里的路程,五、六十隻駱駝,伏在地上,飼主幾聲吆喝,二十多人的駝隊,便朝著鳴沙山出發。騎駱駝的滋味,遠比騎馬來得安逸。


鳴沙山下有一片廣大的月牙泉,泉水終年不斷,始終保持固定水位。泉水旁本來有亭台樓閣,文革期間被破壞了。鳴沙山高度一百多米,細細的沙粒,真令人吶悶,為何能堆得那個高,何況風大的時候,這些沙,為何不會流失下來,將月牙泉埋沒。據了解,原來鳴沙山的沙是會流下來的,但,每當風吹起時,風全都由各谷底往上吹,當沙流下一部分時,馬上又被風颳回山上了。所以月牙泉能不被埋沒,緣由即是在此。

鳴沙山的黃昏特別美,紅紅夕陽,把金黃色的沙粒,染成五顏六色。大夥兒興奮的叫著爬上山頂,然後或滑或滾著下來,想不到,書本上的鳴沙山、月牙泉,我們能身歷其境,感受真好!踏著夕陽餘暉,駱駝載我們回城,又是個美好的回憶。

明天的莫高窟更是重頭戲。
夜宿藝術氣氛濃厚的敦煌賓館,晚餐吃了一道很特殊的風味,雪山駝峯、雪山駝蹄?當廚師告訴我們菜名時,駝峯、駝蹄的名字,似乎從遙遠的記憶裡,突然拉近眼前。沒錯,以前是曾聽過這道名菜,而今居然要享用它,真是意外的收穫。但,說穿了,雪山,是用純蛋白攪拌成白色泡沫,置於盤中略做成山峯,加以快蒸成鬆綿狀為雪山,然後駝峯加些中藥配方清蒸,倒置於盤中,是謂雪山駝峯,菜名奇特美妙,且形狀甚吸引人,但風味卻不令人開胃,大半的團友都有一致的說法 – 乃保有駱駝原味。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