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 [魚導日常] 老爸寫的絲路之旅遊記7

吐魯番窪地古遺跡獨特.交河故城坎兒井均稱著

距離吐魯番十來公里,有一處古遺跡 – 交河故城,這兒沒有城牆,兩邊谷底河流就是其屏障,東西百公尺,南北一千公尺,我們巡禮了這座甚具歷史價值的古城廢墟,不難了解當時在此荒涼的地方有此建築是極其偉大的!

吐魯番最具盛名的莫過於「坎兒井」水路了。所謂坎兒井就是人們為了減緩雪水蒸發速度,於是自天山山麓至艾丁湖之間,每隔二、三十公尺就向地下挖掘井洞,井身約四十公尺,泉水湧出,連結各井洞,在地下築渠,這種地下水路,變成了舉世獨有的「坎兒井」了。

吐魯番也有現代化的一面,這兒的工廠不少,出了名的吐魯番葡萄酒廠,是座以現代化生場的工廠。看著一瓶又一瓶的葡萄酒,從輸送帶上出來,吐魯番也因此而有所改頭換面。我們也參觀了收錄音機廠,雖然品質略遜台灣貨,但是,在這沙漠當中的城市,能生產這類具精密度的電子產品,相信吐魯番很快就能成為西北大城市了。

吐魯番比較趨向工業化,而歷史古蹟頗多且獨特,在這世界最低窪地能有如此成果,也著實讓人開了眼界。下個行程是吐魯番 – 柳園的長途火車旅行。
乘坐火車穿過大西北到敦煌,要經過柳園。這趟火車坐起來相當過癮,對未曾在火車上過夜的人而言,是格外新奇的。很久以前就聽說,大陸的寬軌火車和臥鋪車廂,是如何又如何?今天終於如願的體會了。

通常大陸的一列長程火車,只掛一節軟臥車廂,供觀光客歇宿過夜,當我們魚貫進入,車掌引我們到每間臥廂,四人一間分上下鋪,門邊能容兩人擦身而過的走到。車廂兩頭有廁所和盥洗室,供應茶水。整個臥鋪雖不是豪華,但還算非常整潔有序。
由單調的車輪聲中,可感覺到火車開的不是挺快,車窗外一片黑,車子走了好久,沿途一點燈火也沒有,大夥兒聚在一起,下棋、聊天,而走絲路最大特點,也就是利用在火車住宿來趕路,而不致耽誤白天行程,也不失走「絲路」的意義。

天亮了,好多團員等著看日出奇景,在此當兒突然發覺,外頭的景緻寸草不長,一大片的戈壁。列車員告訴我們,火車走了一夜,都是這等景色。更有趣的是,我們居然還沒走出新疆省,而到敦煌是走一半路程而已,中國土地的遼闊可想而知了。
能在餐車上吃早餐,也是以前不曾有的,沿途偶而經過一些小站,可見到一小部分綠洲,其他的地方,都是一模一樣的特色,毫無人煙,心想這塊廣大的土地,一定蘊藏者不少礦產,科技發達的今天,只要能開發,沙漠地區也是有價值的。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