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 [魚導日常] 超帥老爸是個專欄作家2

昨天分享了老爸的
30年前的旅遊專欄文章第一篇
今天繼續來分享第二篇-飛越天山!!!

飛越天山 興奮莫名

從廣州搭直飛烏魯木齊的飛機,是下午三點十五分,起飛後,心想,這條航線被號稱全大陸最遠的航程,簡直是等於飛越了整個歐洲嘛!往常搭飛機都有小睡的習慣,但這回卻有股莫名的興奮。望著窗外,總盼望雲層快快散去。無奈,天公不作美,硬是看不到地面。
累了,飛了近三小時。飛機下的雲,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失望之餘,閉上眼,不知不覺的睡著了。突然團員驚異的叫著:「見到天山了!見到天山了!」這趟飛機,我渴盼的也是一睹天山風貌。說也奇怪,沿途的雲層總是厚厚的,到了天山,卻突然晴空萬里。山頂白白的積雪,山腳下卻一片赤紅。天山山脈靜靜的躺臥著,我的直覺是:天山,我要飛越過你。
團員們開始忙碌起來了,夢中驚醒的蔡團長榮標先生,忙著用他那剛買的高級長鏡頭相機,一次又一次的獵下這難得一見的景色。尤其許為先生,更是不停的拍製錄影帶。


越過了天山,耳邊傳來空中小姐悅耳的聲音:「烏魯木齊快到了。」果然,向窗外俯望一片片青綠的麥田。高高的煙囪,冒著濃煙,嬝嬝升起,一棟棟土灰色的建築,我們終於要降落在學生時期所謂的迪化市了。
倒著走絲路的第一站,烏魯木齊幾個鮮紅的簡體字,掛在機場邊的建築物上。走了幾趟大陸,終於見到了較特殊的臉孔,維吾兒族同胞。他們是熱情的,微笑掛在臉上,感覺上,他們是打從內心發出的真誠。

往飯店的路上(崑崙與華僑兩間本團都住過),兩旁齊列的白楊樹,根本就是在台灣看影片的原版。到烏魯木齊是當地下午的八點多。大陸實施夏令時間,因為是西北的關係,晚上要到十點多才天黑。
當地地陪(導遊)李小姐,沿途熱忱的替我們解說整個新疆省的近況。在烏魯木齊要住上兩晚,李小姐告訴我們,為了能讓我們體驗更多,兩個晚上分住兩種不同典型的飯店,試試兩個不同的風味。

晚飯非常的豐盛,火辣辣的羊肉串,配上吐魯番葡萄紅酒,別有一番滋味,當地旅行社也送上當地名酒-伊利特酒,喝了幾口,好烈!飯後,集體去舞廳跳迪斯可,舞廳裡的歌手,正在唱台灣歌曲,我家住在黃土高坡。團員之一,黃聖堂先生上台高歌一曲 – 高山青,博得滿堂喝采,大陸同胞反應是熱情的。筆者私下問了幾位青年,對台灣的印象如何?所得到的答案是,台灣,在他們腦海中,早就有非常美好的印象了。他們最大的願望是,能儘快的到台灣看一看。
烏魯木齊的夜是寧靜的,是安詳的,此時此景不由我心中惦念幾千公里外的家園。睡吧!絲路已經開始了呢!

(本文於每週三 本觀光旅遊版連續刊載)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