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字頭倒數第八天

今天是2020年5月6號
也就是說
再過8天 我就40歲勒!!!!!!!

是的
昨天寫完倒數第九天
照理說今天應該就是要
順順利利的把倒數第八天
早早寫完早早上傳上來
但完全沒有在客氣的
還是一路拖到現在
昨天講完我的幼稚園人生
今天就來講一講
我的國小人生好啦
我的國小
念的是一間位在中壢市
仁海宮(也就是我們俗稱的新街廟)
旁邊的百年老字號小學
新街國小
國小的人生中
沒有記得太詳細的事情
第一段就先來聊聊
『貝多芬的眼睛沒在動啊』
不知道為什麼
小學生剛入學
就一定會聽到一些
關於學校的鄉野傳奇
也就是俗稱的鬼故事
(結果現在時間這麼晚了)
(寫啊寫的還是寫到有點怕怕的)
總之就是一個
一入學就不知道聽誰說的傳說
就是音樂教室裡面
有一張貝多芬的畫像
印象中看起來蠻兇的
然後有個傳說 就是
每天晚上凌晨零點零分
他的眼睛就會動起來
整個就是個活靈活現的感覺
幼稚園時很容易相信別人
到了國小這症頭也完全沒改善
所以入學後
馬上就跟著大我一屆的姐姐
一起跑去音樂教室外面證實一番
雖然不是晚上零點零分
但是總該先知道是哪一張畫吧
結果去到音樂教室的時候
外面整個人山人海
大家交頭接耳嘩啦嘩啦的
完全沒注意到
訓導主任就站在大家後面
突然一聲大喊
所有學生一哄而散
根本也沒看到會動的眼睛
甚至有些人擠在後面
連那張畫都沒看到
接下來再來講一講
小學時期讓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場球賽
我們姑且稱他
『130公分的小瘦子』
印象中應該是小四時
參加了學校每年都會舉辦的
班際杯躲避球賽
那時候因為出生率高
新街國小又算是個大學校
所以一個年級好像有20班
每班好像五十個人
一個年級就1000個人
而當時唸小學的大家
也沒有像現在小學生
這麼愛打籃球
大家都是以打躲避球居多
而既然是班際盃
打的一定是大場的
也就是分成外場跟內場
內場的同學如果被擊中
都得到外場去
如果在外場擊中對方
還可以再下一個回合
直接進入自己的內場
整個比賽的規則就是
看最後雙方內場的球員
哪一方人多則算獲勝
比賽分上下半場
一個半場具體幾分鐘
我已經不記得了
唯一記得的一件事是
那一年的班際杯
我們班對上了衛冕冠軍的一班
上半場還沒結束
我們班就非常慘烈的
頻頻被對方擊中
印象中上半場
剩下最後一分鐘的時候
我們班內場倒數第二個人
被擊中出場
然後場中央
就剩下最後一個人
一個130幾公分的小瘦子
上半場結束
我們七班的戰績
就以15:1懸殊的差距
落後給衛冕軍
還記得中場短暫休息的時候
已經聽到對方的球員區
大聲喊出剃光頭剃光頭
很邱的樣子的聲音
而我們班的班導
也只能鼓勵我大家說
大家都盡力了
如果真的輸了也沒關係
接著下半場的哨音響起
小瘦子獨自一人走回場內
整個就是一個悲壯感
應該在頭上綁上一條紅頭巾
搭配壯士一去兮不復返的襯樂
慢動作的走進場中
對方贏球已經不是問題
問題是還要再花多久
才能把我們班剃光頭
下半場正式開始
對方第一球丟出
沒中
接著對方外場接到球
慢慢的傳
慢慢地找機會
第二球再次丟出
沒中
小瘦子整個人站在場中央
中央的中央
沒有因為對方的攻擊
或是頻繁的傳球
失去平衡與位子
同時還保持高度的警覺
隨時判斷有沒有機會接到一球
吹起反攻的號角
第三球再次丟出
沒中
但有比較驚險
畢竟對手算是當屆最厲害的班級
然後時間一分一秒的經過
對方久攻不下
就越來越急躁
場上的歡呼聲
也從興高采烈的剃光頭聲
突然改變成
開始為7班場中間
那個130幾公分的小瘦子加油
因為這個130幾公分的小瘦子
已經躲了一球一球又一球
太陽越來越大
汗水越低越多
小瘦子為了閃一球
整個趴倒在地
球回到對方的內場
幾乎是一個必死球的機會
對方的主將拿起球
毫不留情地投出
哎呦很抱歉
還是沒有中
連在地上趴著都能閃過
同時間
比賽結束的哨音也響起
小瘦子贏得了大家的掌聲
15:1結束了這場比賽
兩邊列隊敬禮的時候
小瘦子獲得了
對方15名球員的尊敬
因為整個下半場
完全被這個小瘦子
躲掉了數十球
也讓衛冕軍
第一次以沒有剃光頭的分數
結束了比賽
故事講到這邊
小瘦子的驚奇之旅也結束了
你一定很好奇
這個小瘦子是誰
答案就是
後來長到快180
最近很緊張的
在煮雞胸肉健康飲食
以免體重真的超過90公斤
然後說好每天都要更新文章
結果拖到晚上十一點半還沒寫完
急急忙忙在電腦前打字的
寫到這邊
應該要拿起一杯高粱
敬一下
當初那個無畏的自己
謝謝你 打不死的小瘦子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