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字頭倒數第五天

2020年5月9號
也就是說
再5天 我就40歲勒啊啊啊

高中還有一件事
人生中第一場馬拉松
不知道每個人高中的時候
學校是不是都會辦馬拉松
但當時我念的中壢高中
是會辦馬拉松的
每年辦一次
參加的對象是全校同學
嚴格說起來
我們跑的長度
根本不到馬拉松的42公里距離
仔細算一算
差不多差不多10公里左右
好吧 他不算馬拉松
根據當時學校訂的名字
其實也只是越野賽跑
但實際上我們的路線
根本沒有跑到荒郊野嶺
只是一般的馬路而已
地點是從
中壢高中大門口出發
一路沿著校門口前的三光路
右轉中正路
經過高速公路下的繃康
跑到中央大學校門口
再繞完整個中央大學的校園
(夭壽遠就在這一段)
再原路跑回中壢高中校門口
回到大操場繞完最後一圈
大約300公尺的距離
然後抵達終點
整路最麻煩的地方
是進入中央大學校門口之前
會有一個大上坡
以及繞完中央大學校園後
得再跑一個大下坡
才能繼續回到平路
其實之前還蠻常去中央大學的
所以上下坡路線是還蠻熟悉的
差別只在於之前都是搭車
而這次是得自己用雙腳跑
起跑前本來只是抱著好玩的心態
因為我壓根沒有很喜歡跑步
也從沒參加過這種長距離賽跑
起跑後也是邊聊邊跑
反正名次於我如浮雲
混啊混的就混到了
中央大學校門前的上坡
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陡
心裡想的不是上坡很難
而是等一下下坡
應該會累死
因為下坡需要巧勁
控制自己的雙腿
不然會比上坡浪費更多力氣
而這個借力使力
是我最不擅長的部分
進入中央大學校園內
雖然一路風光明媚
整路都是綠意盎然
中大湖內也是如詩如畫
但是環校道路上
早已充滿幹聲連連的同學
原本起跑時還有說有笑的大家
早就因為校門口前的大上坡
累到一句話都不想講
這時候就會很賭爛
為什麼中央大學校園這麼大啊啊
很快的繞完整個校園
要進入最難的大下坡了
這時候幾乎已經沒有力氣了
再跑下坡的同時
旁邊的人數
已經變得稀稀少少
累是真的蠻累的
我整個喘到不行
一度還想整個停下來
乾脆用走的回學校算了
但就在這個時刻
我的心裡響起一個聲音
如果完全沒停
一路跑回學校
結果會變怎樣呢
接著我打消了走回學校的念頭
用一個放慢了一些的節奏
慢慢的跑慢慢地前進
心裡篤定了之後
下坡好像也沒那麼難了
回到平地之後
持續用剛才的速度
一路不停的沿著原路跑去
突然覺得腳步有比較輕了
原來當你真的全心想要
做好一件事的時候
心無旁騖反而不會覺得累
就這樣旁邊的同學越來越少
我一個一個超越大家
這時候才體會到
原來我剛剛在繞校園的時候
保留下來的體力
現在剛好派上用場
汗水還是一直一直滴
太陽還是一直一直曬
跑完整個中正路
要轉進三光路準備回校門之時
發現我的雙腿已經不聽使喚了
好像不是我自己的腳
但是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就這樣進了校門口
慢慢往大操場前進
回到熟悉的跑道
跑了第一個一百公尺
再跑了第二個一百公尺
就在要跑最後一個
一百公尺的時候
心裡又有一個聲音
最後一百公尺了
如果全力衝刺
結果會是怎麼樣呢
然後我用盡了全身最後的力氣
一路上又在超過了好幾個人
再醒過來的時候
已經是衝線後的司令台邊
同學拿著水跟毛巾給我
以及一張寫著名次的牌子
上面大大的寫了幾個字
第15名!!!!
全年級大概八九百個人
我竟然跑進了僅有前30名
才能上台領獎的
第15名
根據後來站在終點的老師跟我說
我在最後10公尺的時候
臉上已經比花輪還要白
嘴唇甚至比藤木還要紫
但就是沒有停下來
對比幾個在最後100公尺
被我超過的同學
我整個像是一個外星生物
一陣風的跑到了終點
衝完線的下一秒
眼前一黑
再接下來的故事
就是在司令台邊
喝著同學遞給我的水
甚至還有醫護組的同學
在拿扇子幫我扇風
於是人生中第一場10公里
半馬的半馬
就這樣在一個
完全沒有訓練
靠著最後心裡面
自己給自己鼓勵的兩句話
ㄍㄧㄥ 到了終點
於是
在往後的日子裡
就算常常遇到挫折與不順利
當天大太陽底下
揮著汗水邁開腳步的
如果再堅持下去
結果會是怎麼樣呢
自己鼓勵自己的那句話
總是會一再出現
讓我又繼續有了往前衝的動力
用打死不退來形容
好像有點超過
但確實就是這個樣子
讓我從2013年創業到現在
一路風風雨雨
有歡笑也有淚水
倒也是努力的
走過了7個年頭
再堅持一下
就這樣變成了
我人生中
最重要的一句話了
時間再回到高三
我再次因為跑了第25名上台
至於為什麼只有高一高三有名次
那高二呢
高二根本沒參賽
為什麼沒參賽呢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但我還是要謝謝
從中壢高中到中央大學
的這段越野賽跑
雖然你只有短短10公里
但卻是我人生走到現在
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戰勝自己
一路走到現在40歲
最重要的一段路

相連文章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